疲軟的全球經濟需要快速改革

時間:2019-10-24 11:52:51|來源:

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在擔任歐洲央行行長的最后幾周,然后移交給克里斯汀·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馬克·卡尼(Mark Carney)將于1月份離開英格蘭銀行,前提是英國政府有時間任命新的行長。和杰伊·鮑威爾(Jay Powell),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現在深感遺憾,曾經選擇經營美聯儲。

然而,所有這些金融精英成員的地位都比六年前從中央銀行兄弟會退休的人還要先進。默文·金勛爵(LordMervyn King)出現在華盛頓,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年度會議上作珀斯·雅各布森(Per Jacobsson)演講,并在一定程度上使該周成為最引人注目的干預。

疲軟的全球經濟需要快速改革

金的論點很簡單。將同步放緩克里斯塔利納·喬治瓦- -通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新總裁指出的全球經濟比暫時的現象更多。相反,這反映出未能解決2008-09年金融危機的原因如何使世界經濟陷入永久性的低增長陷阱。

政策制定者自以為是地支持自己,因為在2008年銀行業崩潰最嚴重的時候,他們的緊急行動阻止了1930年代的重演。通過降低利率,創造新的電子貨幣并為銀行提供救助,各國政府確保不會出現像大蕭條時期那樣的產出損失或失業率上升。

金說,但換一種方式來看,這種比較并沒有那么討人喜歡。在美國,1930年代的經濟恐怖之后,在1940年代出現了驚人的快速增長。在華爾街崩潰之后的幾年里,經濟活動大幅度下降,但是到了1950年,如果美國經濟繼續以大蕭條之前的每年2%的速度增長,美國經濟又回到了原來的水平。

現在以2008年至2028年為期20年的時間段。假設美國經濟的增長符合IMF的預測,即從現在到2024年,年均增長率不到2%,那么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將需要以每年5.5%的速度增長在2025年至2028年之間恢復其2008年前的增長路徑。鑒于美國甚至在過去的半個世紀中都沒有連續達到這種增長率,這似乎是一個很高的要求。更重要的是,美國的表現要比其他發達國家強得多:例如,與歐元區相比,復蘇更快,增長更快。

但是,大蕭條導致了經濟學的重大變革-凱恩斯主義革命-這為政治反思鋪平了道路。同樣的情況也適用于1970年代中期,當時一群挑戰凱恩斯主義的正統經濟學家使向政治權利的轉變成為可能。

廣告

金的觀點(他是對的)是,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幾乎沒有可比性。經濟一直通過貨幣寬松政策(低利率和量化寬松政策)來維持,但根本性的問題都沒有得到解決。

這不僅是收益遞減規律的問題,每組刺激措施被證明對刺激活動的效果不及最后一種。正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上周指出的那樣,這也為下一次金融危機創造了條件。為什么?因為當中央銀行發出利率將永遠保持低位的信息時,它會鼓勵個人和公司增加債務負擔。直到衰退到來,這會導致個人失業和公司看到產品需求暴跌,這很好。在這種情況下,債務變得無法償還,一波破產加劇了最初的經濟沖擊。

大多數中央銀行家都意識到貨幣政策的局限性。卡尼在華盛頓說,存在全球流動性陷阱的風險-人們people積現金,甚至最低利率也無效。德拉吉將同意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意見,即德國和荷蘭等國家應削減其預算盈余,以減輕歐洲央行的部分壓力。

在短期內,政策制定者將轉向更積極地使用財政政策,削減稅收和增加公共支出。英國財政大臣,薩吉德·賈偉德,他在上周的飛行訪問華盛頓說,這是有道理的,借錢用于基礎設施項目時,政府可能在這樣的資費便宜,借錢,他絕對是對的。

但是,由于債務水平很高,各國政府將對采取切實有效的財政刺激措施持謹慎態度。無論如何,全球需求不足是一個結構性問題,需要結構性的回應。

金和他的繼任者都有他們的解決方案。卡尼說,一個大問題是,鑒于美國在全球國內生產總值中所占的份額正在萎縮,美元對于儲備貨幣而言過于強大。他說,技術的變化使人們有可能設想一種新的數字貨幣,該數字貨幣可以通過中央銀行網絡提供,并最終與美元競爭。

金說,需要進行針對特定國家的更改,以使例如中國和德國變得對出口的依賴程度降低,而其他國家對商業財產的依賴程度降低。

在金正日擔任世行行長時,解決了儲蓄過多和儲蓄太少的國家之間的全球失衡問題。他仍然在唱同一首歌,這一事實表明,變化很小。這深深地令人擔憂。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返回頂部
环岛比赛奖金